檢視相片

▲(圖/翻攝自Pixabay、翻攝自《錢江晚報》)

父母親出於望子成龍的苦心,不厭其煩對孩子再三叮囑,但兒女總會嫌棄父母囉嗦,頂撞或爭吵時有所聞。大陸浙江一名女孩與母親時常爭吵,嫌媽媽嘮叨、守舊,直到媽媽出了一場嚴重車禍,雖然幸運死裡逃生,但已經忘記自己,她回憶從前種種後悔不已,感嘆「這一次,母親不會原諒我」。

就讀高二的女孩申屠佳穎《錢江晚報》主辦的第5屆新少年作文大賽,以一篇《孟婆湯》奪得一等獎。申屠佳穎在文中細述母親車禍後的種種,雖然清醒卻因腦部缺氧,影響到大腦功能失憶,連親人也不認得,彷彿喝了一碗「孟婆湯」,一切都得重新學習。

▼(圖/翻攝自《錢江晚報》)

檢視相片

根據《錢江晚報》報導,申屠佳穎的父親在比賽會場看到這篇作文時,忍不住失聲痛哭,而這篇真情流露的《孟婆湯》也打動了評審。申屠佳穎在文中寫道,以前常常跟媽媽頂嘴,但媽媽總是會原諒她,因為媽媽愛嘮叨,讓她相當厭煩,所以對媽媽相當冷漠,直到媽媽出車禍後,在重症病房看到媽媽的病容,才徹底醒悟,知道媽媽的重要,可是「這一次,母親不會原諒我」,媽媽車禍後失憶,已經不記得她了。

申屠佳穎回憶,過去媽媽在氣頭上時曾對她說,「妳記著,妳是怎樣對我的,總有一天我會以冷漠同樣地還給妳!」沒想到如今真的應驗,車禍後的69天,媽媽都不曾開口對她說過一句話,父親偶爾會試探性詢問「妳是誰?」但媽媽無法答出自己的名字,大部分的時間都在胡言亂語。

直到某天,申屠佳穎陪在媽媽身邊,靜默地望著她,這時媽媽好像想起了什麼,突然別過頭,輕聲講了一句「佳穎讀書不認真」,即便記不得面前活生生的女兒,但腦海中仍記掛著她,讓申屠佳穎再也難忍悲傷潰堤。

▼申屠佳穎父親(右)替女兒領獎(圖/翻攝自《錢江晚報》)

檢視相片

申屠佳穎的父親為女兒領取一等獎時,出示了妻子的手機,螢幕已經摔碎,上頭還有車禍發生前3小時傳給女兒的訊息,「寒窗苦讀十二載竟成『空心人』……學生的首要任務應該是學會生活。」字字句句都是為人母的苦口婆心,前一日還有叮囑女兒的訊息,「桌子裡面還有火龍果和紅心柚,冰塊,餅乾。」

▼(圖/翻攝自《錢江晚報》)

檢視相片

申屠佳穎的父親直誇女兒聰明懂事,但也透露女兒不愛聽媽媽嘮叨,「孩子在叛逆期,有自己的想法,她文章寫得好,但是卻讀理科,她喜歡男孩子的職業,這些媽媽都不大贊成。」母女倆經常爭吵,反而是與父親無話不談。意外發生後,妻子住院2個月,花費約60萬人民幣(約272萬新台幣),肇事司機無力承擔,得由父親一肩扛,但比起金錢的壓力,父親更不堪精神打擊。

提起妻子的現況,申屠佳穎的父親忍不住淚眼婆娑說道,「她不記得人了,但問她結婚了嗎?有老公嗎?她會回答有兩個,但她連孩子是誰都認不出。」如今一家人重新教妻子說話、寫字,申屠佳穎也為媽媽讀著她從前喜歡的書,希望媽媽的病情有天能好轉。

【《孟婆湯》全文】

母親已有六十九個日夜不曾跟我講一句話。

我還記得她從前拋下的荊棘一般的話語,「你記著,你是怎樣對我的,總有一天我會以冷漠同樣地還給你!」我也還記得小時候犯了錯,在門縫後眼巴巴地望上她半天,她總會過來摸摸我的頭,像揉一隻毛絨小狗。

「知道錯了嗎?」

我溫順地點頭。

她終究會原諒我,千千萬萬次。

寒風吹徹的日子,我隻身一人回家,燒飯,澆花,洗衣服。然後坐上去往杭州的大巴。

這個城市的天空總是很奇怪,瓦藍瓦藍的時候不覺得舒暢,灰白灰白的時候也不覺得感傷,他總是高遠而平靜,如同活著跟沒活似的生活。杭州的風背著一股濕氣,像灌不完的孟婆湯。我的遺落的記憶,最終沉重地落在十月十一日的下午。

「你們怎麽來學校了?」

「知道你二模剛結束,帶你出去放鬆心情唄。」

簽完請假單坐上車,車子駛出百米。駕駛座是阿姨塑料袋般窸窣顫抖的聲音,「佳穎,我們去醫院。」父親坐在副駕駛座上,一言不發。潮濕,淹沒了一切、一切聲音。

我幾乎是,一點認不出母親來。她剃光了長髮,腦袋浮腫得像個麵團,手臂上是蛆蟲似的傷口和紫黑紫黑的皮膚。只有那些錯雜的管子和借助呼吸機劇烈起伏的胸口,讓我確信,我的親愛的母親,她終究沒有死亡。她原本是救不活了,她血管裡汩汩流動的血液都幾近流乾了,她在短短三天之內動了三次大手術,她還在等我,可她終究沒有睜開眼睛。

重症監護室裡,我終究不敢號啕大哭。

這一次,母親不會原諒我。

幾天後母親轉院來杭州,我仍然被安置在那個空曠的小城裡學習,過著平常得不能再平常的生活。我常常打開微信點開母親的對話框,那裡是母親車禍前三小時發來的「雞湯」,我甚至懶得把它讀完。六十九天,我沒捨得删,從「十年苦讀竟成空心人」到「首要的是學會生活」,一共一百八十個字,字字扎在我心裡。

母親醒了。是迷蒙的眼。

我在電話的這頭泣不成聲。父親告訴我,她會像小孩子一樣,她可能認不得我,她需要一件件事都從頭學起。「你別擔心,你認真學習就好了。」

「爸爸,我二模考了年級第五。媽媽她一直跟我說我有能力考前五的,這次我做到了。她還記得嗎?」

可是她永遠都不知道了。

就算父親問:「你是誰?」她也會答不上自己的名字,她只會胡言亂語,像一個走失在歲月裡的孩子。

我以前總以為母親功利愚昧世俗做作,我想要自由和夢想,我對她冷漠和苛刻。直到,真正失去的那天。我歇斯底里。

昨日的大巴在夜間抵達杭州,母親啊,我沒日沒夜思念的母親!

她的眼珠骨溜溜地轉著,卻不曾聚焦到我的臉上;她的頭骨被剜去半塊,模樣有些猙獰;當我的手觸及她的手,那裡是母親溫熱的血液,是我溫故如新的回憶,是我忍住的乾涸滾燙的淚水。

父親在她耳邊溫柔地說:「認識嗎?她是誰?」

母親驟然把她的溫熱的手縮回。

我的手,於她而言,太冰冷了。

「是你女兒啊,不記得了?」

她不記得了。

「女兒來了不打聲招呼?笑一下呀。」

母親忽然咧開嘴,露出兩排整齊光潔的牙齒,像在等待一個牙醫檢查她的牙齒。

我把手捂熱,再去牽她的手。我只是靜默地望著她,用很深很深的目光凝視,我希望她會記起我。她轉過頭來,繼而別過頭去,她輕聲說:「佳穎讀書不認真。」那一瞬,我淚流滿面。

寒風吹徹的日子,我隻身一人前往賽場。人行道上,落葉和雨水打濕的地面緊緊抱在一起,它們太冷了。水啊,樹啊,它們都很傷心的,它們忍得住就是了。

我忽然想起我的包裏有一本《目送》,那是母親讀過的最後一本書,她的書籤夾在第五十六頁。我曾經嘲笑母親看如此平淡瑣碎、小家子氣的書,但從母親出事,直到現在,我已經將它翻了三遍,也許我的母親會像龍應台的母親一樣,記不起重要的人和重要的事,但我仍然愛她。我有與你,永恒的記憶。

你會記得,有一個小姑娘,在你病床邊,為你一遍又一遍地念你喜歡的書,就像你不曾記得的很久很久以前你教她一遍又一遍地認字一樣。書的封面是你喜歡的藻綠色,是我們久久等待的春天。

媽媽,你還記得嗎?

你是我的母親,你叫陳學慧,你最愛的是綠蘿和富貴竹。

我是你的女兒,我叫申屠佳穎,我最愛的,是你。




本文來自: https://tw.news.yahoo.com/%E8%BB%8A%E7%A6%8D%E5%BE%8C%E5%AA%BD%E5%AA%BD%E5%A4%B1%E5%8E%BB%E8%A8%98%E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michela52r17 的頭像
michela52r17

md3e5marq0的購物推薦站

michela52r1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